当前位置:首页 >> IT

一br郭露脖子上围着一条大红围巾搭配

时间:2020-06-04   浏览:0次

(一)
郭露脖子上围着一条大红围巾,一早就站在山头上,望着哪山外通往村里的小路。远远看去,就像一朵鲜艳的红花绽放在山头。
一年的时间怎么这么长?从张祥明正月十五走后,郭露就一直扳着手指算,先是一个月一个月地数,过了新年元旦后,可就是一天一天地数了。说好要回来过年的,总得提前几天吧?今天都腊月二十九了,怎么还不见张祥明的影子?这几天,郭露总是心神不定,一大早就站在山头上,心里一直在嘀咕:“怎么还不回来?”那焦急的心情,把郭露的心纠着,眼睛望着通往村里的小路,哪怕是一只小鸟飞过,也会让她心里一喜。
张祥明的老家,住在四川大巴山的一个山沟里,这里远离县城,山高路陡,人烟稀少,不通公路,消息闭塞。农民吃的,大都自给自及,用的全靠肩挑背篓。所以,有些东西比城里还贵。张祥明是在县城读过书的初中生,几万人的县城,虽然很小,但毕竟有汽车通往外面,消息也灵通得多。初中毕业后,就告别父母,走出山沟,带着仅有的一百二十元钱,一路通过逃票,浑水摸鱼,不吃或少吃,终于到了南方的海东市,找到一份工作,每月居然有三百元的工资。在九十年代,这点钱,除了吃用,一个月还能剩几十元。三年后,他第一次回家,特的买了一套新衣服,一双皮鞋,一块手表,也给爸爸,妈妈在地摊上买了两件毛衣,给邻居的女儿郭露,儿时的好友,花了二十元钱,买了一条化纤围巾,还是香港货,大红的,漂亮极了。这次是张祥明第三次回家,老早就打电话回来,说要回来过年,可总不见儿子的影子,张祥明母亲就支使郭露去山上看看,这也正符合郭露的心愿,不用说到山头去等,她还巴不得走一天山路到县城去接张祥明呢!就怕在县城找不到,两人错过怎么办?所以,只好在这山头上眼巴巴的望着。唉,真是望眼欲穿啊!
张祥明所在的工厂,腊月二十五就放假了,先是买不到火车票,耽误了三天时间,后来好不容易挤上车后,到武汉又要排队买船票,下船后,又要排队买汽车票,路上花了五天时间,才到县城,在县城亲戚家住一宿,第二天,天蒙蒙亮,张祥明就背着蛇皮袋,急忙往家里赶,六十里山路,爬坡下坎,饿了啃一包方便面,渴了小溪边喝几口山泉,总算在太阳下山之前,出现在村口。
“祥明哥!”郭露清脆的一声呼喊,在山谷回荡。她像一只小鸟似的飞快奔向张祥明,扑在张祥明的怀里。“呜呜......祥明哥,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呀?”
是啊,今天,今天已经是正月初二啦!落后的山区,不便的交通,拉长了与外界的距离。张祥明喘着粗气,回到家里,把蛇皮袋放在地上,累得头上像冒气的蒸笼。

(二)
地球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发展很快,变化很大。一到晚上,海东市满街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歌厅,舞厅,彩灯闪烁;大排档,小吃店从街头排到街尾;少男少女手捧冰淇淋,喝着雪碧,可乐,嘻嘻哈哈,笑逐颜开。哪像我们这山沟沟里,一到天黑,就上床睡觉?张祥明对父母和左邻右舍讲起这些,简直是眉飞色舞,他说:“现在,还发明了手机,打电话,也不用牵着线,就这个东西。”他从包里拿出从地摊上买来的水货手机,对大家说:“就是这个,可以打全国的电话。我在海东就是用这个跟你们打电话的。”
“就这个铁疙瘩?”张祥明的父亲张守根好奇地问。他拿在手上,掂了掂,感到很重。
郭露拿过来,左看右看,不肯放手。说:“祥明哥,哪你打打电话给我们看,上面没有线连着,这声音怎么传走啊?”
“我试过了,我们这山沟里没信号,不行,在县城都还可以。”张祥明神秘地说。
郭露今年十六岁,长着一张秀气的脸庞,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小的酒窝,如晨起的露珠,熠熠闪烁,头上扎了个马尾巴辫子,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格外好看。对张祥明讲的外面哪些稀奇事,郭露浮想联翩,就说:“祥明哥,这次就让我跟你一道去吧?我也要到外面去闯一闯。”
“你还小,才十六岁,工厂不收。”张祥明说。
郭露的父亲叫郭志刚,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胆小怕事,苦了一辈子。虽说承包了山里很多地,也善于精打细算,但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他不满足现状,总想改变一自己,但又不想付出。听张祥明绘声绘色地说了这许多,心里也有些发痒,就急忙插嘴道:“祥明,你就带我们爷俩一道去发财吧!”
“祥明哥,你带我和爸爸一道去,我们也去打工挣钱。”郭露对张祥明说。
张祥明的父亲张根守,比较聪明,能干,却有些自私,他听到郭志刚要带女儿一块跟儿子去外面打工,有些沉不住气,就说:“我儿子都是瞎说,别听他乱绞舌头,外面哪有他说的那样好?”
“真的,爸爸你自己不知道。”张祥明没弄懂父亲的意思,还怪爸爸不了解情况。
“好了。我们吃饭吧,今天不说了,不说了。”张守根有意要撵客人走。
郭志刚起身告辞,说:“祥明,我可说好了,带我们去,喔!”
“祥明哥,你一定要带我去,我要到外面去看看。”郭露用乞求的眼光,望着张祥明。
张祥明点点头,说:“没问题,保证带你们去。”
其实,张祥明很喜欢郭露。他们在一块长大,一块上山割草砍柴,张祥明比郭露大五岁,一直把郭露当成妹妹,郭露也一直把张祥明当成哥哥。儿时两小无猜。现在,张祥明已经二十一岁,长成了一个帅小伙,又在外面闯荡了几年,看见别的男孩子身边都有个女孩,很是羡慕。这次回来,看见郭露已经是个大姑娘,真是女大十八变,越来越漂亮了。虽说才十六七岁,那突起的胸脯,像一个丰满的少女,让张祥明见了心花怒放,心里痒痒的。
张守根对儿子有些不满,在吃饭的时候说:“你可不能带他们去,好处怎么能让别人抢先呢?”
“没事。再说,他们去,又不是抢我的饭碗。去的人多啦,他们不去,别的人也会去的。”张祥明不以为然地说。
“要去,你也得先带自己父母亲去。”张守根说。
“要去你去,我不去。”张祥明的母亲说:“大城市,人多车多,我怕走丢啦,找不到回家的路。”
“不会的。妈,你去也好,帮我们煮煮饭。”
“这样也要得,我不出门,给你们煮饭。”母亲答应跟着儿子一道去海东。

(三)
牛皮已经吹出。春节过后,张祥明带着父母亲和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农民,怀着美好的愿望和憧憬,走出了大巴山,来到了南方海东。
然而,事情并不像张祥明想象的那么简单。别的人可以不用管,就说自己的父母亲和郭露爷俩,到了海东后,住哪?农民吗,出来本来就没什么钱,旅馆住不起。他们五个人,走出火车站,举目无亲,往哪儿走?到哪儿去?个个都无言以对。望着车站广场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张祥明的母亲有些害怕,而郭露却感到很新奇,对张祥明说:“啊,这儿人真多,好热闹!”
人是张祥明领来的,当然,要由张祥明想办法安排。可张祥明那有什么办法?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张祥明自感对此想的不周,在长辈面前,特别是在郭露面前,丢了脸,显得很尴尬。于是他说:“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大家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要得,要得。”天真的郭露,并没有想到问题的严重性,反到真的感到肚子饿了。
张祥明领着两家人,在马路上兜圈子,想找个价格便宜的小店。几个人的肩上,背上和手里都是大包小包,郭露有些走不动,张祥明把她手上的包拎过来,在一个写着“四川饭店”的门口,放下蛇皮袋双方将各出资约5亿元,说:“就在这儿吃吧。四川老乡,好说话。”
张祥明走了进去,张守根也跟了进来。
张守根抬头一看价格,一盘青椒炒肉丝要十八元,一碗饭要一元,连忙退出来,说:“太贵啦,太贵啦!吃不起。”
四川老板看见来了几个客人,连忙立起招呼叫大家进来。可张守根却吓得连忙叫大家:“走,走,我们不吃啦!”
张祥明又带着大家走了好几家饭店,看来看去,都不便宜。最后,转了一圈,几个饥肠寡肚的农民,又回到了“四川饭店”。虽说张守根有些吝惜,可他的嘴巴确很会说话,他走进饭店,对老板套近乎,说:“老板,我们决定还是在老乡这里吃。你四川哪里呀?”
“四川达县。听口音,你也是四川人啊,你老家哪里呀?”老板反问。
“哎呀,我们巴县,靠你们很近啊。”张守根招呼大家进来,又说:“我们都是老乡,肥水不外流,还是在老乡这里吃。”说完,自己“哈哈”地笑起来。
大家赶忙围着桌子坐下。
一个女服务员拿着菜谱,走到张守根面前,说:“老乡点菜吧!”
“别忙嘛,有开水吗?我们渴死啦,先给我们倒杯水喝。”张守根对服务员说。
服务员无奈,只得先给几个人倒开水。
张守根拿起菜谱,一页一页的翻来复去看了好一阵子,也没开口。服务员见又来了几个客人,就催着说:“先生,能不能快点。”
张守根实在是开不了口,下不了手,这个对没出过门,更没有下过馆子的他,总觉得太贵,就把菜谱递给郭志刚。但郭志刚也不傻,他心想,谁点菜,就得谁付钱。于是对张守根说:“你老兄随便点几个,我们都能吃,没意见。”
张守根心里骂道:“狗日的,你的门槛比我还精。”就对服务员说:“你先去给边上的客人点菜吧。”
张祥明见爸爸有些下不了手,知道他是心疼钱,就靠近低声说:“爸,你点吧,我口袋里还有几十元钱,明天我就去厂里上班,过几天就要发工资,不只需简单的申请要紧。”
张守根下了狠心,对服务员说:“我们也不用点什么菜了。老板,给我们来一盘麻婆豆腐,炒个青菜,再给几个干辣椒,一个人再来一碗饭。”
老板一听,觉得这老乡也太抠门,有点不高兴,说:“你们几个人就这么点菜?不够吃。”但转眼一想,都是老乡,刚出来,便产生了一些同情心,就同意了,还建议说:“要不要来个汤?”
“不麻烦你们了,就给我们倒点开水吧。”抠门的张守根笑着说。
服务员很快把菜端上来,盘子很大,但里面东西却很少。哪盛饭的碗,更让张守根不可思议:这哪是碗,分明是我们四川人喝酒的酒杯嘛!就喊道:“老板,这就是一碗饭?这饭碗怎么像酒杯?”他把这似酒杯的碗高高举起。
“这里的饭店都是这样,米很贵。”张祥明轻声说。
“你以为是我们四川呀!不够吃再买。”老板一边打算盘,头也不抬地说。
张守根摇摇头,两口就把“一碗”饭吃完了,手把桌子一拍,大声喊道:“给老子一人再来一碗饭。”
服务员又端上六碗饭。两碗饭下肚,才刚刚垫个底,菜盘子里,一滴汤都没剩。根本没吃饱。张守根突然见旁边桌子上还剩不少菜,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眼疾手快,统统搬到自己桌子上,他怕被老板看见,对大家没有讲话,只是用筷子指了指,轻轻敲了敲盘子,意思是“快快快”,几个人也心领神会,像老母鸡抢食似的,飞快一扫而光。
趁张祥明付钞票的时间,大家迅速离开了饭店。走出几步,张守根问:“多少钱?”
“六十八元。”张祥明说。
“他妈的,这么贵?”张守根说。
“晚上不吃了。”张祥明的母亲也心疼地说。
“我们不是还把旁边桌子上的饭菜都扫光了吗?加起来合算!”郭志刚对张守根开玩笑说。
“就你狗日的会算!”张守根回了郭志刚一句。
几个人听了,都不约而同笑起来。
郭志刚拍了拍张守根的肩膀,说:“咱们这叫穷开心!”一句话,又把大伙逗乐了。

(四)
春节过后,大量的农民涌进海东,不乏像张祥明父母这样的中老年农民。他们的吃住都成问题。张祥明一下子带来五个人,问题更大。张守根看出了儿子的心事,就说:“这儿冬天倒不冷,随便找个地方,只要不给钱,能避雨就行。”
“对,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一下,出来打工嘛,先要准备吃苦。”郭志刚也说。
张祥明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们先在车站广场找个地方睡一天,明天我再想办法。”
这满是人的车站,能避风避雨的地方,早让人家占领啦。哪里还有地方?“让我们睡露天?”郭露有些不解。
“你没看见,睡露天的人多啦。”张守根替儿子解围。
农民,这就是农民。吃好的,住好的,反而不习惯。睡地铺,倒头就睡着。因为他们苦贯了。在他们的心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今天吃点苦,将来才有好日子过。可郭露却睡不着,在她的心中,出来打工,不是这样的。应该比在家里吃得好些,住得舒服些。可现在,却睡在地上。我一个大姑娘,怎么躺得下去?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失落感。到了深夜,广场上的人渐渐稀少,打地铺的人,也大都打起呼噜来,郭露只得无奈地钻进被窝。
嘈杂的声音,把躺在地上的人惊醒,个个苍白的脸上疲惫不堪,蒙着一层灰,被子被露水浸透,像他们这在家如何自残样睡在广场上的人还真不少。
张祥明在一家服装生产公司上班。做的是车工。回到单位后,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父母和郭露她们的吃住问题,所以,下班后就在厂周边巡视,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当转到一个拆迁工地时,发现有一个无人的工棚,大概有十几个平方米,心奋得不得了。虽说没电没水,但至少可挡风挡雨。立即跑到车站广场,告诉了父母亲和郭露她们。大伙赶忙卷起地上的铺盖,收拾好边上瓶瓶罐罐,跟着张祥明来到这个工棚,总算有个地方蹲了,个个很高兴,男的钉门整窗,女的扫地铺床,不多一会,就把这个工棚整理干净了。为了男女有别,张祥明母亲还在工棚中间,用绳子拉起一条线,再把被单挂在上面,算是隔成两间,她和郭露住里面,让两个老头子住外面。收拾好后,张祥明对大家说:“今天上班,老板给每个人发了八十元奖金,晚上,我们去吃碗面条,看看生活上还缺少什么用具,再买点需要的东西回来。”

共 191 2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让我想起了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的打工潮。当年,曾有多少人离开家乡,离开亲人,来到陌生的城市,流浪在陌生的街道,圆着自己那遥不可及的梦。作品无华丽的辞藻,没有以长篇大论的抒情铺设,就那样徐徐道来,就如一步黑白片那样,让人感到亲切自然。初中毕业的张祥明出外独自闯荡,过年回来时禁不住的向父辈们及女友夸口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女友郭露的父亲郭志刚随即就要张祥明带上自己,父亲最后也和母亲要去。最后,张祥明领着这一干人等,就踏上了茫茫的打工之路。其间,经历了太多的迂回徘徊和彷徨。被打、被骗、被欺,病痛的折磨,绑架的险况,但还是在共同的坚持与努力下云开雾散,皆大欢喜。作品中,人物性格也比较鲜明,郭志刚的胆小怕事,张守根的吝啬,郭露的痴情,长子等人的蛮横无理等,并且在对白上也突出了人物性格。特别是张祥明回来时对父亲及郭志刚等人说起城市的繁华精彩时,郭志刚要求张祥明带上他那一节,还有几人去四川饭馆吃饭那一节【这两节人物性格体现的尤其突出】,郭志刚病了以后吝啬的父亲拿出了自己藏在衣服内的钱这一节【亲切的吵闹,微妙的隔阂,在大是大非和大道大义面前,表现出来的却是大爱的感动】。这几节描写的尤其精彩,可谓是文中之眼。文中出现的一些错别字,已经改了,希望以后在修改作品的时候,能注意一下。【还是用“喜欢”这个词比较雅致。】这句中的“雅致”一词觉得有些不妥,望作者能再考虑一下。另外,觉得在语言描写中再精炼一些,适当的运用一些表达技巧增加文章的可读性。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运用语言的特色,每部作品也需要它特别的表达方式,所有的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不到之处,望海涵。欣赏并推荐佳作。【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102601】
1 楼 文友: 2012-10-26 01:5 :06 这篇小说,让我想起了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的打工潮。当年,曾有多少人离开家乡,离开亲人,来到陌生的城市,流浪在陌生的街道,圆着自己那遥不可及的梦。作品无华丽的辞藻,没有以长篇大论的抒情铺设,就那样徐徐道来,就如一步黑白片那样,让人感到亲切自然。
2 楼 文友: 2012-10-26 01:54:22 作品中,人物性格也比较鲜明,郭志刚的胆小怕事,张守根的吝啬,郭露的痴情,长子等人的蛮横无理等,并且在对白上也突出了人物性格。特别是张祥明回来时对父亲及郭志刚等人说起城市的繁华精彩时,郭志刚要求张祥明带上他那一节,还有几人去四川饭馆吃饭那一节【这两节人物性格体现的尤其突出】,郭志刚病了以后吝啬的父亲拿出了自己藏在衣服内的钱这一节【亲切的吵闹,微妙的隔阂,在大是大非和大道大义面前,表现出来的却是大爱的感动】。这几节在这一阶段中描写的尤其精彩,可谓是文中之眼。
 楼 文友: 2012-10-26 01:55:28 问好作者,欢迎来稿,祝创作愉快,佳作不断!
4 楼 文友: 2012-10-26 11:42:02 欣赏佳作,问好朋友! 正如哈代只写苇塞克斯,我的笔尖专耕潇湘大地。乌鲁木齐男科医院地址
治心动过速的中成药有哪些
治疗术后ED的有效药物选什么好
呼伦贝尔白癜病医院
大庆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十堰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相关阅读
获陶朱奖最佳技术应用奖重点推荐企业
· 是我太过想要买到一只健康的比熊犬我们要怎样做

每个饲养比熊犬的主人都一定感知到了来自狗狗不同的快克服困难乐,主人们在选购比熊犬的时候,也要格外注意狗狗的健康问题,一只健康的比熊犬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