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引子br虽然房价油价物价不断地飙升搭配

时间:2020-06-04   浏览:0次

【引子】
虽然房价、油价、物价不断地飙升,但是繁如炒豆的爆竹声,却给人带来新春的喜气,春节如期而至。大年初一,阴冷多日的天气也晴好起来,艳阳高照,似乎给全国人民一个新的企盼。
位于江山市的西风瘦马广场,经过全体居民近一个月的精心装点,焕然一新。入口处是一座四柱三门五檐的汉白玉大牌坊。远望彩绘重檐、近看勾心斗角,端的是庄严雄伟,傲视万方。穿过牌坊,是一个宽敞的大广场。广场上,这里一摊那里一铺地排开了拉洋片的、捏泥人的、浇糖画的、说快板的、爆米花的、卖气球的、套圈的、扛幡的、打把式的等,各个摊子前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逐一评论民间工艺的优劣。广场四周,一座座仿古式商铺鳞次栉比,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商铺里人流涌动,好像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市民们不把手头的钱花光就死不瞑目似的。广场中心的大喷水池旁,十几个孩子在大人们的陪伴下正兴高采烈地放着风筝。

【一】星期八耍横遇克星
突然,广场上骚动起来,熙熙嚷嚷的人群“哗”地闪出一条缝隙。穿着时尚、正和女儿打羽毛球的十指扣抬头望去,原来有个醉汉踉踉跄跄,学螃蟹横着晃过来。只见他头顶镶玉六棱瓜皮帽,身穿织锦云字不断头绸长袍,上身罩件黄马甲,肩膀上披件哈狸皮大氅,下穿踢死牛皮靴。嘴上叼支特大号古巴雪茄,右手托着宜兴紫砂大茶壶,左手拎只铜丝大鸟笼,笼里蹲着只几乎褪光毛羽的八哥。那八哥一脸惊恐状,可怜地缩着脖子,时不时转动几乎光秃秃的脑袋,偷偷打量着周围的人群。它的嗓子眼里好像安了块弹簧片,不停地挤出颤抖、凄惶地啼叫声,听的人心里酸得,直想掉眼泪。
那人目空一切,昂首挺胸,好像在寻找UFO,摇膀晃臀地踱过来。
突然,从人群中飞出一团不明飞行物,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弧线,将那人的古巴雪茄砸飞,围电价电都是事 缺电的青海望穿陕西电_()中心观的人群里立即震天价爆发出一声喝彩:“好!”那人一时回不过神来,正楞着,紧接着第二团不明飞行物又打翻了他的紫砂茶壶,把刚泡的大麦茶全灌进袖筒里。正在唱苦戏的八哥吓得即刻住口,脖子拼命往胸腔里缩去。随即,“泼喇喇”一阵轻响,八哥的一泡鸟屎全淋到主人的踢死牛上。
他真火了!跺着脚,扯着破锣嗓子叫起阵来:“嘛?嘛!是谁瞎了眼敢惹俺?有种的站出来,让八爷瞅瞅。俺让你先砍三刀,如果俺皱一下眉就是小妈养的。小子哎,甭耍了黑拳就溜,你八爷等着你呐!”
话音未落,从人群里蹦出个女子。他定了定神,只见她头梳双髻,右鬓插一支宫妆堆绒牡丹花。粉面含春,樱唇微开,柳眉似画,杏眼带笑,上穿右紝织锦缎棉衣,滚花边,琵琶扣,下穿百褶绣花绸长裙,打扮得干净利落,披一件大红风衣,两手如耍杂技似地往上抛接着四、五个咸菜疙瘩,斜眼看着那汉子,嬉笑自若地向他走去。那汉子立马矮了半截,拼命调动所有脸部肌肉,干笑了几声,然后嘴唇蠕动几下,才大着舌头讨好道:“唷,我...我还以为是谁...谁呢。这不是英子姑……奶奶么?啧,啧,几日不……不见,您老人家越……越发出挑得如……如花似玉了。嘛风把您……您给吹来了?”
蒲公英双手收拢咸菜疙瘩,往左腰一按,轻盈地蹲了蹲双腿,脆生生一笑:“八爷,新年好。我刚才到您府上请安,八奶说您穿得不伦不类地上庙会了。我担心您哪根筋搭住了,大年正是因为它兼具行业站和自身的优势这双剑的合璧。作为电子商务的重要平台初一就犯病,所以我立即带几个咸菜疙瘩来帮您治病呢。”
星期八不由自主地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急忙回答:“我的英子姑……奶奶,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嘛事没有,哪敢劳动您……您老人家。哎呦,哎哟,这不争气的肚……肚子突然疼……疼起来,我得找茅房方……方便。少陪了,英子姑……奶奶,您随意,您随意。”说罢,星期八皱紧眉头,把茶壶往衣兜里一塞,拖着鸟笼,捂住肚子,弯下腰,转身一溜小跑,一小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广场上顿时爆发出一片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二】曹山爷炫富买内衣
蒲公英得意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正要朝最近的服装精品屋走去,忽然听到围观人群里有人连连“嗤嗤”冷笑。她立即再次旁若无人、眼花缭乱地抛接咸菜疙瘩,一双凤眼不住地斜睨周围。突然,她眼睛一亮,将满把咸菜望空中一抛,冲进人群拽住一个娥眉淡扫、星眸琼鼻、樱唇微启的绝色女子的手臂,欢呼雀跃,连搂带抱:“啊呀,我的冰妹妹,可把我想死了!你啥时来的?刚才的情景你看到了,咋不吱一声?咱姐妹俩正好联手臊臊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破八!”
冰点淡淡一笑:“有你两个咸菜疙瘩就足够了,杀鸡焉用宰牛刀?反正今天这破八在大庭广众面前丢尽了面子,不就网上斗嘴嘛?冤家宜解不宜结,得放手时须放手。走吧,咱姐妹逛商店去。”于是,她俩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亲密地走进一家名叫“踏 人”的精品商厦。
正是大年初一,商场里各个柜台里摆满各种精美服装,真是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闹哄哄的人群里几乎是清一色的时尚女顾客,个个衣着光鲜,款式时尚。由于来得大多是女性,店堂里始终飘逸着各种名牌香水味。
时而的熟人意外相见,拜年声和寒暄声就不绝于耳:“哟!踏浪姐,恭喜您发财,规模越来越大了哈。您得看着我们是多年的西风人了,能不能打点折?”踏浪大气地把手一挥:“叶子耶,我们几次陌上开花携手旅游,这交情很开心没得说。这次你又千里迢迢地从黑河赶来给姐捧场,我还能要你一分钱?只要你看得上眼的,尽量打包,我奉送了。可惜好朋友寒江孤鸿没来,否则我也送荞麦粒儿几件精美的女装。”
话音未落,一直站在旁边听她俩说话的一个高个子老头接口道:“老寒的老娘生病了,今天他走不开。我是他的叩头结拜弟兄,网名五朝山爷。如果你相信我,请将给老寒的东西交给我,我随后专程就送他家去。”
蒲公英撇着嘴,悄俏跟冰点咬耳朵:“这里卖的都是妇女用品,一个看上去七十多的老头来凑啥热闹?”冰点捂住嘴,硬是憋住笑声,连连点头。
叶子到底是当局长的,见多识广,立即伏在踏浪肩头耳语了几句。踏浪点了点头,温和地对山爷说:“虽然我很少上网,但我在老寒空间常看到你的墨宝。这样吧,老寒的东西我等会派快递送去。山爷你既然来了,不妨多转几个柜台,看看我店里有没有你需要的商品。如果有你看中的,我给你打对折。”说罢就和叶子走了。
山爷听踏浪这么说,一口气憋在那里,半天无语,愤愤地想;老寒的不但免费,还要快递送到家里。我来买东西还打对折!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于是赌气地尽挑鲜艳的蕾丝边文胸、绣花内裤拿,一会儿就拾掇了一大抱。女营业员看不下去了,就跟在山爷后面好言相劝:“我说这位大爷,你和你老婆都用不着这些商品,还是去别家商店看看吧。”山爷抱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女用品,梗着脖子发狠地说:“我就要这些,大爷我不、差、钱!少啰嗦!按对折买单!”
付完钱,山爷挤出商厦,嘴里还不清不爽地嘀咕:“狗眼看人低,你们都以为我没钱?我有!这些东西买回去,给我家的哈士奇穿!”
身后突然有人“噗嗤”笑出声来:“我说山爷耶,你老糊涂了?你家的哈士奇是条公狗,你这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么?”
山爷正满肚子冤屈无处发泄,准备找人狠狠打一架,急忙回头仔细一看,认得!原来是朱老夫子。
朱老夫子挤了挤眼,满脸堆笑,连忙打招呼:“山爷,你不在家里翻春秋,也来踏浪的店里淘宝了?”
冰点和蒲公英正要走出商场,在门口看到头发都花白了的五朝山爷抱了一堆女性用品,心里别提多烦腻,撇了下嘴,不由自主地嘀咕了一句:“瞧那德行!”
山爷一看是俩美女,马上来了精神,抬起右手,捋了捋颌下那几根稀落落的胡须,一边往两位的身边凑,一边不无挪揄地说道:“哟!哪阵香风把你俩吹来了?来来来,让老衲闻闻。”边说边蹭了过去。
冰点和蒲公英俩人的粉脸唰地成了红布。蒲公英恨恨地咬着牙,伸手就去怀里掏咸菜疙瘩想砸他。手一摸,感觉怀里空空,才想起刚刚全扔掉了。冰点啥时吃过这样的亏?眼看山爷蹭到近前,飞起一脚就朝向山爷的下体踢去。
山爷眼见冰点脸色一变,伸腿就踢,而且脚法凌厉,虎虎生风。明知闪避已是不及,倒不敢大意,只得气沉丹田,两腿分开,膝盖微屈,扎稳了马步,硬生生地挨了她一脚。
只听“嘭”的一声,接着是冰点“啊哟”惨叫一声,倒退了三四步。
冰点抬起脚,只见刚买的名牌皮鞋已经裂开一道大口,眼见得这双皮鞋废了,白扔了一大笔银子,心里既心疼又懊恼。她知道,自己这次遭了暗算。如果是星期八挨了这一脚,起码得卧床半个月,还不能碰女人。于是冰点强忍着脚趾上的剧痛,咬着牙问道:“好个山爷,难道你练过铁布衫金钟罩?”
朱老夫子直笑得拍手跺脚:“谁不知道山爷经常整两个铁秤砣挂在裤裆里练长跑,就你们还蒙在鼓里呢。他有屁个神功啊?”
五朝山爷被朱老夫子说穿,脸上一会红一会白,嘴里却不愿示弱,兀自强辩:“夫子你造谣!你说我把两个铁秤砣装在裤裆里,纯属无中生有!冰点呀,山爷我今天给你面子,没让你腿骨折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下次踢人之前先打听清楚,千万不要造次了啊!”

【三】朱夫子讲坛话叛徒
都说姜到底是老的辣,虽然山爷挨了冰点一脚,幸亏有铁秤砣护裆,要害部分倒也固若金汤,毫发无损。因此越发得意起来。
如果这一脚是山奶踢的,山爷权当挠痒,一笑了之。但这次是美女踢的,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踢的,这就踢出事来了。山爷的某个欲望之门,突然被激活了。当然罗,山爷的“刀枪”已经入库N年,早将“ ”两字扔到了爪哇国,可食欲依然很旺盛。于是,山爷挨了一脚之后,一把拉住朱老夫子的胳膊,自嘲道:“夫子弟,你该祝贺我。老哥今年财运临门,刚才吃了只漂亮火腿。自从前年咱俩在地府玩女鬼后,还没喝过一次酒呢。来来来,咱俩找个饭店嘬一顿去。我不、差、钱。”
夫子一听旧话重提,气就不打一处来。寻思:你在阎王面前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要不是我在七步之内做了首诗,早被阎王干没电了!还吃饭?吃屁也没你的份!想到这里,朱老夫子黑着脸,力拒山爷的邀请:“哎呀山爷,咱俩关系铁着呢,来日方长,不在乎今天这一顿。我现在有要事去办。下次吧。”
山爷失望地问:“啥事那么急?”
夫子拍了拍漆皮公文包:“有人请我去演讲。”
爱凑热闹的山爷紧问:“啥题材?”
夫子皱了皱眉头,很不情愿地回答:“论叛徒与非叛徒的关系。”
山爷情不自禁地拍了下大腿:“好题材呀!我也要听听你的高论,我陪你去。”
夫子长吁一口气,心里说我的好山爷呀,今天的演讲我就拿你开刀呐。你长期占着我空间的沙发却不拉屎也就算了,我到哪也都甩不掉你啊?你抱着这堆女用品跟我去会场,我的面子往哪搁?
这时,二十米外有辆出租车正在卸客。夫子不跟山爷噜苏,拔腿紧跑几步,冲上去拉开车门。只见车里先伸出一条珠圆玉润的大腿,接着钻出个穿旗袍披羊绒风衣的美女来。那美女受宠若惊地连连说:“哎呀,朱老师,让您给我开门,不敢当不敢当!”
朱老夫子仔细一看,原来是天高云淡。只好敷衍道:“为美女开车门,这是我的荣幸。”说完,不等天高云淡再说什么,跨进后座,砰地关上车门,吩咐司机:“西风瘦马大礼堂!”
车开了,夫子转过头去,只见天高云淡还朝车屁股殷勤地招手。不经意间看见山爷正在路边弯腰撅腚从地上捡起文胸和内裤,胡乱搭在宽大的肩上,缠在花白的头上。
原来山爷想追夫子来着,却不小心将手里抱着的物品撒了一地。

【四】朱夫子讲坛话叛徒
等到朱老夫子奔进西风大会堂,主持会议的寒江孤鸿如释重负,悄悄地往夫子腰里凿了一拳,压着嗓子吼道:“你又跟哪个女人鬼混了?到现在才来?!”
夫子歉意地挤了挤眼,低声分辨:“我上了会厕所。”
寒江孤鸿哂笑道:“我早告诫过你,注意身体,你偏不听!你的前列腺是不是更严重了?台下听众早等急了。你再不来,有几个捣蛋鬼扬言要砸烂番茄臭鸡蛋,到时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朱老夫子朝寒江孤鸿做了个鬼脸,算是道歉。然后面向台下黑压压的听众,微微一躬,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沓讲稿,不慌不忙地翻了几下,再装模作样地咳了两下,左手伸出两根手指抬了下深度近视眼镜,对着话筒开讲:“吭,吭!谢谢各位尊敬的来宾,你们放弃新年的娱乐来听我演讲,我为此而感到荣耀。吭吭,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叛徒与非叛徒论。”
话音未落,台下哄的一声骚动起来,似乎一块石子扔进苍蝇堆里。这演讲题材太新颖了!今天算是没白来。
夫子强作镇静,继续道:“总有人喜欢把叛徒和汉奸、走狗、卖国贼画等号,以为只有战争年代才会出叛徒。其实,和平时期才更容易出叛徒。因为和平时期外面的诱惑多,来自内心的欲望也更多,人的感情更脆弱,信仰更容易动摇,最关键的一点是,和平时期做叛徒的风险系数更低了。我认为,当叛徒并不可耻,反而很崇高。做叛徒也不可怕,反而更可爱。问题是:你值不值得被人叛变?你有没有资格叛变?比如我的好友五朝山爷……”

共 1110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篇搞笑他曾加盟意大利着名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但彼时的紫百合早已家道中落小说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会让人忘掉一切烦恼和忧愁,作者的文字是笑死人不偿命的。作者巧妙地利用网友的个性及特点、网名来客串小说中的人物,细腻地构思和恰当的语言使得每一位人物都活灵活现,他们都是身怀绝技:女人或是风华绝代、或是武功超强、或是精明聪颖;男人或是玩世不恭、或是行侠仗义、或是风流倜傥。小说中的人物是各有千秋。此篇描写的生动形象,利用古代和现代相结合的人物形象构成的故事可笑极致,仿佛读者就在其中,令人捧腹大笑。感谢作者带来这篇轻松愉悦的精神大餐!编写赐稿!【编辑:海韵波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141 】
1 楼 文友: 2014-07-1 22:2 :15 寒哥的文给我带来一天的好心情,你太有才了!有时做事想起此文就会笑出声来。拜读寒哥的佳作,问好!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7-14 09: 0:59 用文字抒发社团的快乐,也是我们的乐趣之一。
2 楼 文友: 2014-07-14 08:04:51 恭喜此文获得本年度最不着调文字奖特等奖,哈哈。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7-14 09:29:42 星期八,咱俩并驾齐驱,彼此彼此。如果我能获这等奖,肯定也少不了你的份。哈哈
 楼 文友: 2014-07-14 14:27:40 呵呵,寒江老师写的太有意思了。有趣。拜读了。 ( ()
回复  楼 文友: 2014-07-15 08:01:10 展开想象的翅膀,尽情胡编乱造,谁不会呀?哈哈
4 楼 文友: 2014-07-14 16:51:05 恭喜寒江老师的作品加精! ( ()
5 楼 文友: 2014-07-14 20:52:47 恭喜寒哥搞笑作品加精!!!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7-15 08:02:01 搞笑也能加精,你可没想到吧?哈哈
6 楼 文友: 2014-07-15 14:2 :47 哈哈哈,寒江老师的文太有意思了。这笑话何止一箩筐 提有才了。佩服! ( ()
7 楼 文友: 2014-07-15 15:20:58 这下子老寒和老八的大名可是举国人民都知道了。老寒的笔下,除了自己风流倜傥,其余的都是群魔乱舞,女人倒是个个的妩媚,寒兄的 风流 可见一斑了。呵呵呵淄博白癜风医院地址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MACC证书的含金量高不高,明星讲师都在说它
盐城治疗白癫风医院
辽源白癜风好的医院
静脉曲张发痒怎么办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