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

特工储妃第九十八章大难临头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特工储妃 第九十八章 大难临头

就在林顺走出盛府的时候,闫朱已经完全确认此人就是兵器营的人了,这么多天的查探终于有了进展了。

而此时的林顺却完全没有发现隐藏的危机,只是又匆匆忙忙地赶回山洞去。

在绕过紫蛟林离山洞越来越近的时候,闫朱的神经开始兴奋起来,心里老是觉得有什么秘密快要被自己揭开了。

山洞的洞门口很普通向国内公众公开发售的门票数量将不低于总票量的50%,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废弃的地方,毫不起眼,甚至不会有人想要靠近,所以之前他才没有想到会是在这里。

林顺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才小心翼翼地进去了,闫朱也想跟着进去,但是转念一想既然会把地点选在这么偏的地方里面说不定也会有些什么玄机,自己贸然闯入的话说不定会中了里面的什么埋伏。

所以他便一直在附近潜伏着,静静等待着机会。他自打回到棣红阁之后便一直学得是追踪术,除了上次被那个叫亚棠的女人看穿过其余没有任何一次失过手。

在等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机会终于来了。

林顺带着两个人一起从山洞里走出来,等到他们走进的时候闫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剑抹了两个仆从的脖子,林顺反应过来刚想大声呼救,下一秒他就被捏住了喉咙。

“快说,山洞里究竟有什么秘密,别想要挣扎,否则你只会死得更快。”

林顺的眉毛痛苦地拧在一起,缺氧使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但他还是咬了咬牙什么也没说。

闫朱冷笑,“哼,还有几分硬气,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

<分别代表党、国家和军队等八大领导机构p> 听到他要烧山洞,林顺的瞳孔蒋某在跟她交往的时候瞬间放大一倍,“你……究竟是谁?”

“你话太多了!”闫朱的手一挥,林顺一只耳朵就被割了下来,鲜血流到了脖子上,“你还有一只耳朵听我说话,快点说,你们秘密制造的武器究竟是什么?”

林顺的脸已经痛苦得扭曲起来,闫朱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下一秒,他就已经断气了。

“真是不经掐,这么轻易就死了。”闫朱嫌恶地松手,林顺的尸体便瘫倒在地。

将他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穿在自己身上,转眼间闫朱就变成了林顺的样子,易容术,再简单不过的伎俩。

处理好三具尸体之后闫朱便学着林顺的走路姿势重新回了山洞,往里面走了不久,一个人就迎了上来对他说道:“林师傅,您不是先回兵器营了么,怎么又回来了?咦?那两个小子呢?”

“哦,我让他们先回去,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再回来看一看。”

那人锁着眉头点头,“这段时间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那不如您再去查看一次?这批货短时间是运不回伏羲的了。”

“是啊,你前面带路吧。”闫朱嘴角的一丝得意转瞬即逝,原来潜进这里也会这么容易。

在经过为了掩人耳目而设置的大炉旁时他疑惑起来,这里的规模这么大为什么却没看到几个铁匠在铸剑?但是他也没有开口问,要是不小心露出什么马脚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果不其然,山洞的深处果然还有玄机,在那道正确的石门打开之后他才真的惊呆了。

能容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深化行政权力阳光运行平台建设纳上百人的空间里,有许多人正不停忙碌着,而他们手上的东西却有些奇怪,从空气中飘散的味道来看这应该是制作烟火的材料,但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看着一道又一道的程序,闫朱心神有些恍惚。

“林师傅,你还打算看一看货么?”

“什么?哦,看吧,你带我去。”

不一会儿他就被带到储存炸药的仓库里,仆从将其中一箱打开,于是整齐的一排排制造好的成品炸药便出现在眼前。

“我们已经再次核实过了,这里一共有五十箱震天雷成品,小诸葛已经算过,威力足以炸毁一座城池。”

闫朱怀疑起自己的耳朵,炸毁?城池?

这里面的竟然能东西能这么厉害?

忽然想起自己说要烧了山洞时林顺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惊恐,他一下子了然了,原来是这样,这批应该是一种火器吧,跟烟火一样,遇到火就会炸裂,所以那个蠢货才会这么紧张。

脑子迅速的转着,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他转头对着仆从说道:“既然现在不能运回伏羲,不如先把这批货转移吧,依我看先转到兵器营里去,那里比较安全。”

仆从听到这话有些疑惑,谨慎的看了看他,“可是这件事情承九先生和主人知道么?要是没有他们的同意擅自运走的话会不会……”

“你瞎操心做什么,我等下便回去向主人说明情况,你就不用担心了,所有的后果我都会承担。”

“是……”仆从向后面的人招呼了一声,边有人上前开始整理装箱了。

闫朱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要是兵器营被自己制造的炸药给炸得一干二净的话,不知道那个白笙会有什么反应。

真是期待啊。

另一边,白笙处理完事情之后去看了承九,他这时候已经醒了过来,身体也没有大碍了。跟他说了最近发生的古怪情况之后,承九开口提醒她:“能针对兵器营的人也不是很多,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炼器司和武器盟的首领都进了京都,而且又和萧禅混在一起,姑娘可以先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查。”

白笙肯定地摇了摇头,“绝对不可能是武器盟,虽然我和司徒廉洁认识不久,但是我还是相信我看人的眼光的。”

“不管怎样姑娘还是多一个心眼才好,江湖的事情毕竟说不清楚。”

“好的,那你还是先好好养伤吧,最近兵器营的事情就交给我,我会每天去相思楼盯着的。”

“有劳姑娘了。”

白笙笑,帮他掖了掖被子,“你这么客气做什么,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先走了,你有什么需要就叫一声,石头就在外面。”

“我知道了。”

走到自己房门口的时候安玺正好推开门走出来,白笙打了声招呼,“小安,昨晚睡得怎么样?”

安玺嘴角忽然翘的老高,“睡得很好,小白。”

白笙“……”

河源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南宁前列腺炎哪家好
德州牛皮癣医院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