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

痢疾大多在伏天里闹腾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痢疾大多在伏天里闹腾,深冬是该当少见的。可梅子的肚子,却管不得那么多,偏偏就在这晚节里折腾,害得她不迭地狞叫。

梅子爹一辈子行医,是个富些名气的郎中。唯一亏缺的,就是从小害了眼疾,视力差些。这会儿,他枯涩且斑驳的手,正切着梅子的脉象,望闻问切之后,缓迈地腆了腆胸,很果决地说,肠梗阻。

梅子爹刚刚吐出“肠梗阻”仨字儿,梅子的嫂子春花儿,立马就偏了身儿,吐了吐舌头,重复着,肠梗阻肠梗阻。此时的春花儿,是腊月天嗾着傻子舔车轴——就等着看热闹了。

梅子真矫情,爹的汤药一夜的功夫儿,竟都没能打通她的肠道。一早儿起来,梅子哥便喊来队里的胶轮儿大车,车把式鞭子甩得山响,四驹之骖,十六只蹄子不离地儿地跑着。两袋烟功夫儿,一行人马就到了乡卫生院。春花儿说,快挂号。梅子说不行,我得去便所。刚过几分钟,春花儿便被狼撕了腚一样窜到车上,拽起被褥就往便所跑,边跑边不住嘴儿地喊,生了生了,是个带把儿的!

梅子的身子骨儿真好,不仅能把八斤多的孩子生在了便所,考虑又很周细,怕孩子太沉,掉了地上不好拎,还给孩子按了个抓手。

小山沟再也无法寂寥,无法安静,小山沟终有了沸腾的理由,瞬然间惊愕。

其实,惊愕的人们里,有一个人是不惊愕的,这个人,就是春花儿。

差不多是半年前的一天夜里,躺在炕上的春花儿,推了推被窝里的男人,低声说,哎,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男人问,什么不对劲儿?梅子的肚子呀!肚子?肚子怎么了?春花儿说,越来越大呀!男人先是一愣,随后狠声吼着说,日你妈,你家没出门的闺女肚子里能怀上?春花儿被男人骂得别提有多憋屈,一晚上没能放出一个响屁。

从乡医院回来,天已见晌儿,春花儿就忙着做起了午饭,见男人埋着脑袋进了院儿,就慌着嗓子喊,快,快来帮我烧火。男人很乖巧,服帖地蜷下了身子。春花儿大半年的憋屈,终于迸发;春天那会儿我就跟你说,梅子的肚子不对劲儿,你还要日我妈,这回你告诉我,你妹妹的肚子,是谁日大的?春花男人眨巴着荞麦眼,一声不吭。这回,轮上他不敢放半个响屁了。

梅子打小儿没娘,自嫂子春花儿嫁过来,家里的大事小情,就都靠春花儿里外张罗。春花儿生性泼辣,更况且眼下,家里出了这样荒诞的丑事,自然而然,就更得依仗着她抻这个头儿了。接下来,哥嫂姐全家人,同研讨着一个主题,就是逼问梅子,孩子是谁的?

梅子真够坚强,一连几天,只哭,就不说是谁。全家人宁死不妥协,步步紧逼,梅子终究没能抵挡过一家人差不多昼夜的拷问。

村里几乎没一个人相信,孩子会是金的。

金是自小儿过房给姨家的。原因是姨夫二人,年过四十,膝下也没添个口丁儿。金的姨父是少有的勤快汉子。他的勤快,不仅限于他白天看场院和做保管员的工作,夜深人静,他几乎天天不耽搁往家溜。他往家溜,主要是有两桩要紧的事儿得办,一个是一晚上偷着扛回去一口袋黄豆花生水稻等精细杂粮;一个是还得经管金他姨那块不打粮的薄地。如此这般几年下来,金姨家的日子倒是益发地富裕了,可金他姨那块贫瘠的薄地,倒却终究没见打下半丁粮食。金正是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过给姨家的。

金帅气,也很健硕。他的帅气,缘于他父母床第上巧夺了天工,他的健硕,来自殷实的家境和姨夫二人宝贝一样的呵护。水近楼台,金姨家与梅子家住的是一幢土房儿,只不过为明确各自的疆界,两家在夹墙的中间,砌了堵矮墙。

说金姨家的日子滋润,是相对村里绝大多数人家而言的,较之梅子家的日子,事实上也未必胜得过。大多数的人都知道,六七十年代那会儿,农村吃大锅饭,一个成年劳动力,一个满日工,才能挣十个工分儿。赶上年景好,一个工分儿能背个三毛五毛。摊上个旱涝风灾的年月,闹不好,常会倒挂,干一个工日,还得给生产队倒掏五分一毛。这样的生存环境,不说都会明白,对于梅子,她的乡医爹,会给她的生活,填补怎样的富足。

尘世间的生命,一旦有了充裕的生存营养,就会茁壮着生长,眼下的梅子,浑体的荷尔蒙,正潮水一般高涨。她紧绷绷的屁股不仅高跷,超拔的 ,都会跟着臀部扭动的拍节,忽闪忽闪地活蹦着,窄仄而底凹的 ,更是凸显了乳峰的高耸。最鲜明的,还得说是梅子的那双眼睛,睫毛长长的,扑闪之间,像有雾在空气里飘;两湾眸子,晶晶的,看去像泊了汪秋水。这样一个十七八的青涩女孩儿,天天在金的眼前晃悠,是个男人说不准都会心房肿胀,更别说正处青春期的金,裆下那尊阳物,早已不由他管束了。

早春的夜格外静谧。忙于春播的人们,落了黑儿就早早儿歇下了。零星的犬吠;布谷鸟的几声鸣叫,成了夜唯一生息着的昭示。金与梅子各自坐在自家的窗台上,有话没话地撩骚着。此刻,金面对着月光里的梅子,压抑已久的 再也无法将息,他没丝毫的犹豫,跌宕的心跟着燃烧的躯体,一道翻过墙去……

之后的日子,金和梅子,就像篱笆墙上的两株瓜秧,缠缠绕绕地爬来爬去。

……

梅子刚做了母亲没过百天,金就定了亲了。没过月,新娘便过了门儿。但着上嫁衣的,不是梅子。

小山沟又一次惊愕了......

翌年初秋,梅子嫁了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梅子是抱着儿子出嫁的。嫁得很匆忙,亦很悲怆。大男人之前说,打过春就办婚事。梅子说,绝不!说这话时,梅子梨花带雨涕泗滂沱。

梅子打心眼儿里痛恶春天。

看来,人一辈子,不能自拔的除了牙齿,就是情爱......

有人说,梅子真傻,知道有了身孕,不打掉,还生了。真是太痴心太单纯。

有人说,金是两毛钱买的一碗耗子血——贵贱不是东西。

有人说,金随了他姨父,只种不收。

还有人说,这事最荒唐的,是梅子爹,孕妇的脉象,咋就给切成了肠梗阻?脉以寸为阳,以尺为阴,尺脉搏指而动,谓孕成之候,与寸脉迥然别之。有人说为何被道德劫持?,不赖他不赖他,脉象上看,肠梗阻也有弦滑之兆。

更有人说,这事儿谁都赖不得。

共 22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封闭的小山村,一件令人扼腕的旧事,作者用极具画面感的简笔画构图,简练精准的语言,不刻意铺排、渲染,但人物和故事却跃然纸上。故事虽然平淡,人物也很简单,但每个人的塑造却都非常鲜活。篱笆墙上的两颗苦瓜商品对包装的完好性要求比较高,在青涩的年代,做了冲动的事儿,但冲动的确是魔鬼,是要受到惩罚的,俩人悲惨的分手,唯有心痛,从此改变了人生的轨迹,小说有很强的时代性,道义与本性、与真情、现实与未来有着一种模糊的甚至是愚昧的界定和标准的。歪曲了的社会现实,昏聩无知的父亲,又怎能为梅子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呢?梅的命运到底掌握在谁的手中呢?她携子出嫁,今后的生活又有谁能保证是幸福的呢?小说的结尾向我们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引发我们的思考,耐人寻味……感谢孙老师赐稿西窗,精彩的文字,倾情推荐! 【西窗:疯子】 【江山部·精品推荐 2】

1楼文友: 17:28:45 叹服孙老师老道有力度的笔法,语言生动有趣,描写刻画人物虽然寥寥几笔,但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赞!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楼文友: 09:14:11 篱笆墙上的瓜秧具有无法阻挡的力量,但最后落得一个凄凉的结局,满目疮痍。瓜秧的命运是不是人的命运,人的命运又如何左右瓜秧的命运? 用心做事,以诚待人

乌兰察布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幼儿口臭
亳州去哪里看白癜风
相关阅读
NECVE2412HI精领系列显示器精领
· 共160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感情细腻丰满节能

共 1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感情细腻丰满,煮酒吟诗本身就是很有情致的事情,诗作中以景寄情相得益彰,淡淡的相思,形象的比喻,别后的牵挂...

友情链接